新學期開始除了摸清楚老師的胃口之外,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認識新同學。就算再被動再害羞,聽了一輪的自我介紹後,大概也會對每個人有一點點印象。上台自我介紹大概是所有人第一週的共同功課,從此見面三分情,十年修得同船渡,在一起上課一學期也算有緣吧。

 

P1140923.JPG

 

同學的自我介紹可以聽到很多好玩的事。慶應大概多少有點名校情結吧,同學的學歷都很好,不過好玩的是一些比較私人的事。譬如有人客串過哈利波特的電影(看得出臉的那種喔)、有碰到很多喜歡吃東西吃甜點的女生、許多人都去過很多國家旅行、讀書;而且巧的是,我居然碰到有共同朋友的同學,世界很小的這個事實又再一次被證明,人真的不能做壞事。

同學聽故事聽得痛快,但是我覺得最辛苦的還是老師,畢竟有時候即時講的話大家會不太確定正確的文法、讀法到底是什麼,常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發音,讓老師跟我們一起玩真心猜謎的遊戲(初級版請見此篇 東京生活之真心猜謎大作戰)。這時候就要看各人功力,如果可以表現出很有自信的樣子咬著牙講完,同學大概也不會發現;不過心虛一點的就會偷偷往九點鐘老師方向瞄去。這個嘛,其實我自己上台時也故作鎮定地看過去好幾次,只見她常常一臉迷惑。嗯,我們很快樂自己講自己的,道地的日本人老師真的聽得懂嗎‧‧‧

上次在機場買了一本『日本人の知らない日本語』,日本人不知道的日本語,我覺得貼切一點應該說 “連”日本人都不知道可以這樣用的日本語。作者是一個在語言學校教日文的日本老師,講的都是她教學時碰到的一堆疑難雜症,像我這樣的外國人讀起來會猛點頭感同身受,因為我也有一脫拉庫日本人也許覺得匪夷所思、但是我很想問的問題啊!語言畢竟是一種工具,但是因為它密切反映了社會文化,很多不同的用語、說法,都是依民情而轉。當然,也有很多文法看起來沒錯,但是日本人絕對不會這麼說的句子。

這點,在我們這群外國人身上就完全行不通。

日本社會含蓄重禮節,說話通常拐彎抹角,而且非不得已不會出現強烈的情緒字眼。這點在外國人身上就沒什麼顧忌,大家都大大方方地用外國語思考,畢竟還沒被拘謹文化給約束,隨之出現的差異就頗可愛了。譬如今天有位在澳洲讀書的紐西蘭人就說:我討厭澳洲,以後絕對要回紐西蘭。老師聽到馬上出現了一種被驚嚇的神情,等到他自我介紹完還小心翼翼地確認‧‧‧這個,他說(非常謹慎地表明是他說的喔不是老師自己的想法)是說,討厭澳洲是嗎?然後同學就很果決地說,對我 超~ 討厭。在大部份同學眼中,這種個人自我喜好的宣告完全沒什麼,但是日本人絕對不會在課堂上這樣說的吧,頂多也只是輕輕(一邊面露難色地)說不太喜歡,所以老師大概很少在正常的對話出現這個字吧‧‧‧

嗯,六十分鐘內臉上不斷出現三條黑線又要拼命忍住的老師辛苦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a 的頭像
Christina

Christina 的說故事工作坊

Chri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