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週末都在忙家裡搬家的事。不是我住的地方要搬,是把爸媽和弟弟的東西搬到新家。因為是爸媽新的據點,所以也算是我們的“家”吧。

 

雜記之一:關於搬家。

今天剛想到,屈指一算我過去十二年搬家的次數,光是家就有八次,橫跨三個國家五個城市。如果再加上大學宿舍和自己的窩,我總共搬了十一個地方。實在很不想承認,但我其實是搬家達人啊。

我爸大學時寫了一首情詩給我媽,詩名為 “歸航吧”, 這首詩某天在陳年的櫥櫃裡被我發現,於是成了我們家的笑談,只要哪時想調侃他們,我和老弟就會開始朗誦 “歸航吧,張滿往日補丁的帆...”,說不害羞是騙人的。今天我爸跟我媽調情,說,哎,歸航都歸航了,哪知妳這港口會跟著船跑,於是我們全家只好過著飄泊 的日子。挺詩意的吧,他們結婚今年要二十五年了,爸媽祝你們永浴愛河。

雜記之二:會膨脹的空間。

雖然這次不是搬我的家,可是我忍不住想到我自己住的地方該囤積了多少東西... 想當初到洛杉磯,我的家當是兩個大皮箱,還是自己來的,沒想到五年後兩箱居然膨脹成兩樓。天呀,為什麼我一個人住可以累積這麼多玩意兒(和一大堆可能的垃圾),真的好可怕。我不能想像萬一以後我要搬家... 呃,我不搬了。

 

雜記之三:搬家後會找到許多東西。

每次只要移動大型傢俱, 很多已經遺忘的東西就會跑出來。我這次就找到了小時候的一堆照片,新家沒網路沒電視連手機都沒收訊,是個訊息魔窟,就像掉入一個真空的黑洞裡什麼消息都收 不到,於是晚上沒事只好陪爸媽一起懷舊,翻翻我們家孩子小時候的照片。

我出生的時候大概只有三根頭髮吧,所以據說是被所有人嫌棄的孩子,只有我媽 不離不棄,用她的愛心等待我的蛻變。好在我大一點真的有聽到媽媽的祈禱,其實兩歲到八歲都有照片為證,是個可愛的小女生,高高的有捲捲的長髮,而且愛照相 一定要擺各種不同的pose,一下子頭要歪這邊、手要擺那邊,活潑的很。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國小後就過度發育變成小胖妞,一直到我高中後才稍稍有變好看一點的跡象。我昨天很埋怨我娘,說她真的讓我太隨性,以後我要是生女生一定會多注意一點她的外表...

雜記之四:爸爸的音樂時光。

順便幫我爸整理他亂七八糟的CD collection。我想我是遺傳他的亂來,買CD買書都是喜歡就買決不手軟,於是長年累積下來就很可觀。他之前已經丟了一大半,可是還是有很多搬了下 來。邊整理我也把一些我有興趣的帶回家,而且我找到的真的都很有趣。目前只聽完兩盤:

The Memories of Boom-Mi-Pon, Kenneth Kuo。
神奇的是這張專輯明明是台灣人,可是封面和內文通通都是英文,不知道我爸是從哪搞來的。我還沒機會詳讀到底寫了啥,只是因為我喜歡大提琴而他剛好寫了cello就被我帶回去聽。一聽當場笑出來,怎麼描述?應該是國家音樂廳碰上寶島小調,很有趣。我上網查了一下,才發覺它 大有來歷,入圍了金曲獎(郭虔哲:爆米香的滋味)。如果有一天我打算開茶館,跟春水堂一較高下的話,我會很考慮放這張專輯的音樂。剛也把茶館的名字想好 了,叫希泛軒,一家泛濫著希望的茶樓,應該很吸引人。至於這個名字背後的另一番趣味,就只有茶館主人可以理解啦。

Romance of the Violin
這一張就更神奇了,是我有次想買可是沒買的專輯,當時沒買的原因是它曲目大多是蕭邦、舒伯特等等的古典音樂,雖然是把鋼琴曲 變成適合小提琴演奏的曲子,可是我那時候喜歡現代一點、通俗一點的玩意兒,於是沒有帶回家。沒想到果然父女同心,我看到這張CD時整個歡呼了起來,就好像吃到了很久沒吃到的糖一樣。

我爸喜歡的音樂很廣,而且有不同時期。小時候的週末,我通常是被不同音樂叫起床的,因為他音響喜歡開很大聲,好似騙別 人家裡沒音響一樣。有陣子我常聽到貝多芬的登登登等、有陣子他迷上雅尼奔放的曲風、還有因為被當成起床樂讓我很不能接受的多明哥(請想像你家鬧鐘是義大利男高音的鈴鈴叫就能明白我的苦),因為我爸都亂聽所以我也都跟著亂聽。不過剛剛放它來聽,感覺像是回到家的熟悉,畢竟古典樂是從小就常聽的玩意兒。而且這小提琴聲之纏綿,果然romance不是假的。

 

不過,搬家真的好累啊,就連不是搬我的家都覺得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a 的頭像
Christina

Christina 的說故事工作坊

Chri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