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4歲生日在巴黎渡過。 

有關(幻想的)巴黎
上次來到巴黎是三年前。那回行程簡單,逛遍名品幫我家的婆婆媽媽採買,因為很多景點我幾乎都去過,所以那回我隨性地亂逛,對巴黎印象不錯。雖然 發覺講英文果然不怎麼方便,可是這個城市還是浪漫的,想到巴黎就想到塞納河、艾菲爾、嘗不完的甜點巧克力美食...

可我的巴黎假期,好吧,公平一點,我的巴黎生日偏就不是這樣。 

 

有關巴黎地鐵
幾個我坐過的地鐵,巴黎是最不愉快的。原因其實只有一點:因為它買票很不方便。巴黎地鐵按區收票,而且近郊快速地鐵站跟市內地鐵站雖然可轉乘卻不相通,刷卡要刷兩次。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如果我出了市內站、換到跨區的近郊地鐵是不是該買兩次票,所以乾脆買一日卷省得我每次都害怕被門卡住。讓我這麼膽小不敢去買票的原因更不可思議:巴黎地鐵售票機只收硬幣,不收紙鈔。不收紙鈔就算了(我後來發覺荷蘭的火車票也是這樣,可是人家售票員超認真有禮),偌大的地鐵站居然找不到一個兌幣機,只能碰運氣看看售票員理不理你肯不肯跟你說英文。我第一次要買某種特殊的週遊卷就碰到一個好兇的男生,嘰哩哌啦不知道在兇什麼硬是把我寫我要的車票種類的紙(對我早就知道我不會講法文所以用寫的以防萬一)丟回給我,讓我很尷尬地跑到車站另一端找別人求救。這真的很奇怪,難道在巴黎人口袋裡都會有一堆硬幣?還是這就是為什麼Vuitton會出這麼多款的零錢包這種我覺得很多此一舉的東西,和皮夾一起放不好嗎?原來就是因為零錢很重要,小心搭不了車回不了家。

我們的今日行程是帶我那來過巴黎不下十次、卻只知道辦公室+旅館路線的老爸開開眼界到凡爾賽宮。我看地鐵圖感覺不難,沒想到,星期天的早上,車站人手大大不足,所以只剩下我跟機器奮戰。沒錯我沒有零錢,但是不可思議巴黎售票機之三:它收的信用卡真是天知道是哪家銀行的卡!我至少有三家信用卡,Visa、 MasterCard、AE 我都試了,通通被拒絕。後來想到某次聽說過好像需要有晶片的卡(請哪位魔人賜教,美國有哪家銀行現在有進步到晶片卡這種東西!)於是我還把台灣的卡片拿來試,嘿,它不收就是不收,我只好硬著頭皮跟某個暗暗的售票亭內的小姐求助。她擺擺手說她不營業叫我去另一個辦公室,我只好去近郊地鐵那邊的窗口,沒想到那位先生又亂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怎樣,雖然是法文,可是我聽不懂所以他在亂講)換錢也不肯給我換,擺擺手叫我閃邊。正當我想好吧那我去商店隨便買個東西好了的時候,我媽突然蹦了一句:剛那位小姐的辦公室燈亮了,她營業了。這是怎樣!妳不想上班沒關係妳跟我講一下,我等個五分鐘再來也行啊!

真活該花快一小時還買不到票。是誰熱愛自助旅行的?

票買完了接下來就是搭車換車。換車有些困難的地方,不打緊這我不怪巴黎地鐵,有些線因為分岔會有區間車,不熟的遊客的確會比較麻煩。所以好險在我一臉疑惑的時候碰到一位法國紳士,主動告訴我應去哪個車站才會有該方向的車。但是我覺得法國人的惡趣味真的在此一覽無疑,某些路線取了特別的名字,C5(往凡爾賽方向)就叫VICK,而且有些螢幕它真的只顯示Vick,要很仔細很仔細看才看得到小小 的C5。請告訴我誰會知道搭上VICK可去凡爾賽?不過真的有條線叫Mona喔(魔人快去尋找Lisa吧!)。 


有關在車上碰到小偷
準備順順利利地搭乘Vick時,正準備上車還來不及反應,就突然有一股力量從車內衝出來把好幾個正要上車的旅客往外擠倒了。好險我爸媽站在我後面,我也只是被推擠了一下跳了兩步就沒事。這時地鐵要離站的叮叮聲響起,門就要關了,衝出來的幾個人開始扭打起來,月台上卻還有一個被推倒的中年人傻傻地愣著倚著門邊坐倒在地上。

我爸一把拉住那個地上的人快速用英文跟他說,小心小心車子要開了你快起來,他才恍然大悟地翻身快點離開門邊。巴黎的地鐵站很多很老舊,月台跟車廂的距離很遠,一不小心掉下去或被夾住是很有可能的。好險這位先生命大,要不然我真的不想目睹社會新聞。你問我車門不會有感應器嗎?車站不會有車廂長或月台長來防止月台慘案嗎?別急,這件事我們也討論了一會兒,沒想到答案晚一點就會知道。後來發現那些扭打在一起的應該是要抓住從車內竄出的小偷,是一個年輕女生,也不見有其他接應的夥伴。後面的事我也沒看清楚,因為我也被我爸媽拉到別地方以免被波及。 


有關法國人
旅行的時候就是會碰到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其實我的運氣都還不錯(叩叩叩,木頭),我媽在河畔吃三明治時碰過金光黨,更糟的是他們在阿姆斯特丹還有被搶過。我都頗小心,所以一直以來都很順利。安全問題除外,巴黎大概是我碰過對陌生(又不會講法文)的人最不喜歡幫助的地方, 平均大概一半一半吧。有時候會被愛理不理的售票員、服務生給臉色看,反倒是路人都頗為友善。這時候就彷彿是如獲久旱甘霖般的感激啊!

話說回來,我這次進法國的印象其實就不太好,海關看了我的護照(對是台灣)一眼,連翻也不想好好翻就問我visa在哪。我說妳看的那頁是舊的,我翻給妳看新的。她就皺眉問我How many times Paris?這不能怪我聽不懂吧,妳這種用單字拼起來的問題我怎麼知道妳在問什麼?我回問她說妳是說這次申請之後嗎還是我總共來幾次,她就不耐又惜字如金地說No all,我說三次。她就跟她旁邊的另一個海關不知道在交換什麼意見,對方湊頭過來打量我的護照。 

接著她問妳有沒有飯店的預約 資料?我遞給她。
她問妳有沒有回程機票?我遞給她。
她又問妳有沒有信用卡?我遞給她。

我其實很想問她,妳要不要順便問我三圍?放心我的胸部很小,就算我想出賣我的靈肉可能market value也不太好。可能是後來她終於決定我看起來乾乾瘪瘪可能也不能去應徵當酒店女郎,所以她只好不耐地把東西丟回給我蓋章讓我通關。

 

有關擔任家庭導遊
我算是很有方向感的人。這幾年只要我們出去玩,大概都是我準備行程,然後帶著爸媽和老弟去一個又一個其實我根本就不知道在哪也沒去過的景點。但是我個性懶散,除非真的在意一件事,否則對於要怎樣都很隨性。就像很多時候和朋友約會, 問我想吃哪裡,我都不怎麼在意,因為那對我來說不是重點。這個性讓我對於擔任家庭導遊很是矛盾,一方面因為我會大變身,因為在乎家人希望他們玩得開心,變得很專注地要把大家帶到正確的路,只好隨時注意路標路牌,結果自己覺得好累因為其實我也沒去過。一方面這實在有違我喜歡自由自在到處亂走的個性,所以反而我自己開始不享受這段旅行。

我的天兵老媽尤其喜歡靠她的"直覺",常常地圖也不看、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知道我們在哪,就說她覺得我們應該往哪走,或者是她剛剛 “好像” 看到什麼讓她覺得應該是對的。我自己也是女人,所以我不反對直覺,可是這種天兵式直覺反而讓我很困擾,因為我已經很努力在找路了,妳還給我在那邊扯後腿。 就算我都知道她是好心,可是我承認,我有時真的覺得她這樣是在測驗我的耐心(而且事實證明都很低)至於她,就真的完全不懂為什麼我會有不耐的表情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給她聽。

其實我在想,我爸媽應該也是和我一樣,不怎麼在乎到底是去哪吧。他們只是想和我在一起,那我又為什麼要這麼執著,反而讓自己不開心起來?我真的也找不到一個解釋,只知道每次一卯起來找路就會覺得好累。就像今天,根本我就不想去凡爾賽啊,我心目中的禮拜天應該是悠 閒地喝杯咖啡吃個點心,更何況才在去的過程就已經這麼多關卡,真的到了太陽王的宮殿時我卻一點遊興都沒有。這到底怎麼一回事?我跟朋友出去都不會這樣,找不到路就找不到路,從不會這麼焦躁。還是潛意識裡我不喜歡讓爸媽失望。所以就白目地自己本末倒置,把一段快樂的家庭旅行變成自己的壓力來源?真是神經有病。

 

有關差點骨肉分離
所以當今天的旅行快結束時,大家都累了。今天是我的生日,爸媽想去吃個好一點的餐廳,所以說好要去旅館介紹、在不遠可是我們都不確定在哪條路上的法國料理吃晚飯。於是三人在地鐵站搖搖晃晃地回家,從一班車換到另一班的時候遠遠看到我們的列車停下,我們遂大步大步的跑起來,我領先在前頭,衝啊衝啊,衝到的時候我爸叫我從第二個門上車,於是又這麼緊急煞車又起步跑、慢了兩秒,可是我還是安全抵達跳上車,正轉身時車門就開始關起,我爸媽這時候也到了,他一手卡住車門,想要把車門扳開,可是車門還是無情地關上,我只看見我爸的手夾在車門中間,對,從我這端看起來就是一大截手指被夾住在那邊晃啊晃... 我拼命地按開門的鈕,車門連理都不理;我想著我爸的手會不會很痛;我感覺到車子好像正在慢慢動很快就要加速,而我爸的手還是被夾著的...

千鈞一髮之際,我爸把手抽出,列車揚長而去。

.......

..............

............................!@#*!@)#*!@(#*!

五秒後我的手機響起,我爸打來,問我現在要坐哪班車。請記得那是個很難換車的車站,法國人的惡趣味把不同方向的車放在同一個月台上,完全不是一個符合普通人邏輯的地方(對,同一個月台可往南也可往東),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於是最後我們決定,請在原地等女兒轉回去接。

不符合原理的還有現在,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在車站裡我沒辦法直接到對面月台,必須出站再進站。好吧,我想,反正是一日票,那就出去再到對面去。沒想到,出站時我的車票居然卡機不肯出來!!再請記得,今天是禮拜天,不會吧,我又要重新買票再奮鬥一次嗎... 好險我瞄到一個(又是暗暗的)售票室內好像有人,趕快去大敲櫥窗,大比驗票機邊說它把我票吃掉了。總算老天沒對我太壞,我碰到一個有禮貌又肯理我的售票員,他把機子打開,皺皺眉,撿了一張車票出來,問我這是我的嗎?我狂喜地點點頭,他看了一下,說妳車票不應該打洞,那是給單程票用的機器。

原來我出凡爾賽宮的時候,因為車站沒人,只有邊邊有個看起來像驗票機的東西,所以我就把車票刷過,沒想到就這樣被打了洞。於是這位好心的先生就幫我換了一張閃閃發亮的新票,我千謝萬謝地進到了對面月台。

空無一人的地下隧道月台,只有我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等著還要二十分鐘才到的列車。我想到剛剛爸爸手被夾住,如果,如果真的沒抽出來,那該怎麼辦... 那個笨蛋,沒搭上車就沒搭上車,幹嘛去扳車門?笨蛋!笨蛋!笨蛋!我的腦子裡開始浮現很多可怕的畫面,就算我不想去想它還是不斷地跳出來,不管我一直甩頭想要甩開這些念頭... 然後眼淚突然悄悄地跑到眼眶附近。

而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二十四歲了。

後來車子終於來了,我跳上車坐了兩站,回去找到我爸媽。

“爸你手會不會痛?你是笨蛋嗎?幹嘛去扳門!你把我嚇到了你知道嗎!” 我大怒。

他說門跟門中間是軟膠,所以手不痛,他只是直覺要扳門,感覺車快要走了門又扳不開就趕快抽手。他抱抱我說不要擔心,他沒事,爸爸不小心把妳嚇到了。所以從這件事我們得知,巴黎地鐵沒有感應器、也沒看到任何列車長跳下車來幫助、去玩的旅客請自求多福,不要隨便趕車扳門跳車擠上車。

 

有關一個單身(仍是妙齡)女郎在巴黎過生日
經過了這麼一天,我們累到不行地回到旅館,老爸很努力地想轉移氣氛提議繼續去探險那家法國料理。我沒興致地說還是回去吧,去我們前天吃過一家尚可的餐廳隨便吃吃就好。結果下了公車, 瞄到一家莫名奇妙的日本料理,於是我們三人就莫名奇妙地走進去,吃了莫名奇妙的一餐。對,我的生日是在法國吃實在不怎麼樣的生魚片好險還喝了杯梅酒渡過。 至少我爸沒被高速火車給夾走。阿彌陀佛。

我終於把這一整天的事寫完(花了十天,旅行中很難有時間記錄),這樣這個故事我就不用重覆太多 遍,因為大家都問我在巴黎過生日有沒有很浪漫、有沒有豔遇個高大英俊威猛的法國情人、有沒有吃米其林三星大餐。請恕我從此對巴黎的印象不會太好,雖然我還 是很愛算算是七折的Chanel、很愛Pierre Herme各式各樣的小蛋糕尤其是香濃的巧克力味、很愛青木定治的和風馬卡龍,也很想悠閒地漫步在St-Germain-des-Pres,可是我真的不愛巴黎。老公,雖然我現在還不知道你是誰,不過萬一以後你看到這篇,請記得我真的不想去巴黎渡蜜月。

最後還是給愛八卦的朋友們一點甜頭, 有,我有在巴黎被搭訕。不過搭訕我的都既不高大也不英俊,至於威不威猛我更不清楚,可是老天,這個城市實在不浪漫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a 的頭像
Christina

Christina 的說故事工作坊

Chri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