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是‧‧‧
<<新上線>> 歡迎來聊天,右邊可用LIVE BUTTON線上MSN丟我呦

我從小就是個乖乖牌,沒有什麼叛逆期,除了青春期的時候偶爾會沒有原因就潸然淚下(我爸說的,說我高中的時候沒事也會嚎啕大哭,把他們嚇一跳。我自己是記不太得這種事啦,我想可能是吵架幹嘛的,不過現在都把它歸類成荷爾蒙失調好了),其他也都沒有什麼奇怪的舉動。沒想到到了東京之後,反而來了場警局大冒險。

話說去年底C青年到東京來找我約會,這也是為什麼我的網誌更新會消失半個月,因為幸福的人總是比較健忘嘛。某天我們去台場,看到一個運動主題樂園,就在Decks的樓上,他很興奮地想去挑戰足球九宮格。那個真的很難耶,完全不能靠力道取勝、需要點巧勁。結果不知道是太興奮還是怎的,我才剛幫他儲值一千円的SUICA(類似悠遊卡的卡片)就無聲無息地從他口袋中掉出,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店都關門也走到車站。C青年於是只好可憐地被我小念了一頓,然後每次搭車都只好乖乖另外買票。

這件事我們回台灣幾天後再回到東京也忘了,沒想到他要上飛機回美國的那天,我的手機多了通留言。留言我大概聽了三遍才聽懂(畢竟日文不太好),大概就是說這裡是JR新橋站,我們撿到了妳的卡片,請和某某號碼的工藤さん聯絡。我才想起,當初買卡片的時候因為好玩有打上自己的名字、原來還留了電話,真是太幸運。

哪裡知道大冒險就是從此時開始。

先來個深呼吸後,我鼓起勇氣撥了電話給工藤さん。電話根本就很麻煩,不是直通,多虧我還聽得懂內線這個日文字。我心裡暗自祈禱接起來的是語音,這樣我就可以直撥分機號碼(或直接按零,由總機為您服務)(好啦很難笑),但是不幸的是,接起來的是總機小姐,說了一個我聽不懂的公司名,我只好愣愣地問,請問是JR新橋站嗎?對方顯然覺得這個問題很無釐頭,又重覆了一次某某名字,我只好直接說,請幫我轉XXXX號的工藤さん。

「好的,請您稍等。」

我鬆了一口氣,覺得過了一關。沒想到再接起來的又是一個女生的聲音,雖然我也不確定工藤是先生還是小姐,但是因為留言是個男生的聲音,所以可能先入為主地覺得是男生吧,心裡暗道,噢又錯了,只好再跟她說我要找工藤さん。日本人接電話、招待客人又愛用敬語這個我不知道星球的語言,好險對方問我請問哪位找時我還聽得懂,只好再講一次。轉來轉去終於工藤さん來了,果然是位先生。

「你好,我是L。是有關SUICA卡片的事‧‧‧」(點點點是因為我不會講了,所以自動使用停頓這招,反正日本人自己也常用)(看,經過 東京生活之真心猜謎大作戰 之後我又多加了很多新招吧!(得意)人總是要不斷學習求進步嘛)

「啊,L小姐是嗎!」工藤先生很識相,馬上就知道我在講什麼,「我們撿到了妳的SUICA卡片,方便來拿嗎?我們在 @*#!#&)@**‧‧‧」(以亂碼表示,因為我完全聽不懂站名,所以橫豎是一堆亂碼)

「嗯‧‧‧不好意思,我的日文有點不行‧‧‧」(再次使用點點點招。很好用吧)

「啊,聽不懂是嗎?那英文可以嗎?」其實他這句話也是用日文講的,真是有趣的大叔,「我們在!@*#)!*#!,那個,police station。」

所以也就是說,我剛剛打電話要求轉接的打到的不是別的地方,就是警察局囉?我頓時覺得這件事有點暈頭,但是小時候課本不都是教我們拾金不昧、撿到東西要交給警察ㄅㄟㄅㄟ嗎?所以東西在警察局應該也沒什麼不對。

「我們在 @#&#*@ 百合海鷗線┌@&(#*! 新橋站 (@*#!(*#!&,妳知道在哪嗎?」其實這裡也都是日文,原來他說要講英文就只講了警察局。

「那我到新橋站百合海鷗線就可以了嗎?」

「是的,請問妳幾點要來呢?」「大概三點左右。」「好的,那我會在這邊等妳。」

我聽日文一向是關鍵字存活術,因為新橋剛好是連接百合海鷗線的起站,再加上通常車站旁邊都有小小的警察局,所以對話到這裡,我就很自然地認為是在新橋站的警察局。心想,也還算順路,就打算從機場回去後順便去拿。

最好是有這麼簡單。

到了新橋站,我蹦蹦蹦地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在JR站另一邊的警局。這時候我心裡就有不祥的預感,因為它根本就不在百合海鷗線那站的出口,反而是離JR比較近。鼓起勇氣,我跑去和站在外面的警員詢問工藤先生在不在,對方顯然很是疑惑。

「工藤?哪個工藤?」講完之後他還歪歪頭看看旁邊的同伴知不知道,「有戴眼鏡的那個嗎?」

「嗯,這個我不清楚‧‧‧」我又沒見過他怎麼會知道。

「請問是有什麼事嗎?」

這要我從哪邊說起呢?

「我的SUICA卡片不見了‧‧‧然後,今天早上有人聯絡我說撿到了‧‧‧」

「嗯。」點點點招看來這時失靈了,警察先生不領我情,看著我要我繼續說下去。

「那個,嗯,就說是在新橋站‧‧‧」

「嗯。」

「嗯,說是在警察局‧‧‧」

吼,沒看過這麼不會玩連連看的警察,你很遜耶,嗯什麼嗯,都不懂我要說什麼嗎?

這時我靈光一閃,「啊,讓我來聯絡他。」

然後我就又經過總機轉接、小姐轉接、好不容易電話轉給了工藤先生,

「L小姐,妳現在在哪?」

我聽到工藤先生的聲音,就很急忙地說了一句連我自己都不確定有沒有說對的日文,大概是請等一下之類,就把手機直接遞給警察大哥。他望向手機的臉像是看到燙手山芋一樣,一臉莫名又很想躲,我只好說,這是工藤先生,示意他快點接起來跟對方對話。

「哪位工藤先生?」

怎麼這麼‧‧‧遲鈍,還會有誰,難道我剛剛裝太像他沒發現我日文不好嗎?我沒好氣又理所當然地回答,「有我SUICA卡的工藤先生啊。」

然後就讓他們兩個日本人開始對話起來。這種情況當然要讓 日本人vs 日本人,難道還要我在中間幫忙翻譯喔。只見他嗯嗯,不時點頭,不時地說知道了知道了,然後再掛上電話。接著就看他拿起百合海鷗線的路線圖,為我指點了起來。

總而言之呢,就是必須坐上百合海鷗線搭好幾站,到一站叫做『船の科学館』,然後再走大概五分鐘就可以到警察局了。天啊,這站的站名我怎麼可能聽得懂?原來他剛剛的意思是到新橋站換百合海鷗線,再到這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的警局去領我的卡片。

於是我只好拎起我的行囊,再度踏上尋卡的旅程。

出了站之後,按照指示走,映入眼簾的不是普通車站附近會有的小交番(日本的迷你駐守警察局),它是一棟很高很大、看起來很厲害的警察署啊!

 

東京灣岸警察署

 

真是大升級,瞬間感覺自己惹事惹到警察署來,不禁有一股莫名的得意感‧‧‧

進去之後順利地找到工藤先生。他看到我第一句話是,啊找到啦?然後嘴角有一抹偷笑被我發現。感覺是個心情不錯又有點豪爽的大叔呢。

「過約定的時間好一陣子了,我都有點擔心了呢。」

我只好有點不好意思地道歉。他看了一下我的身份證明,然後就填個單子把卡片還給我,「回家小心喔~」

被警察ㄅㄟㄅㄟ這樣講的感覺實在有點妙,尤其是在一個很不熟的國家。總之,我就帶著其實車錢 + 通話費好像都已經超過儲值金額、嚇到一位警察大哥、花了快兩個小時奔波、好不容易拿回來的小企鵝綠卡,踏上回宿舍的路,結束了我 Finding SUICA 的冒險之旅。

其實還蠻好玩的啦,我覺得,有人陪我練練日文也不錯啊。不過日本人也太拾金不昧了吧?茫茫人海中掉了一張悠遊卡居然還找得回來。

 

 

 

 

 

創作者介紹

Christina 的說故事工作坊

Chri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ly
  • this is so cute! japanese are really honest i have to say (of course not all of them)!
  • 話說回來妳這個冥王星人應該覺得地球人都很善良吧?

    Christina 於 2010/01/16 22:32 回覆

  • eycthink
  • 果然是個大冒險阿~~不過這樣連警察局都去過了 還不賴的冒險~~~大佩服
  • 真的是上天下海啊~ 夠女王了吧!

    Christina 於 2010/01/16 22: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