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是‧‧‧
<<新上線>> 歡迎來聊天,右邊可用LIVE BUTTON線上MSN丟我呦

剛到慶應的時候對學校的建築不熟,常常發生明明是要往東走卻發現後來在西邊的事情。偏偏我自認有天生的方向感,所以就算是去一個新的地方也不怎麼擔心,反正不管去何方都是以 "大概" 的方向以頭腦直覺做導航。有一次為了要找一棟沒有在地圖上的建築物,我晃來晃去都找不到,誤闖了另一棟樓。一進去我就知道錯了,因為上面大大地寫著體育會OO部,跟我要去的地方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牆上的一張佈告吸引了我的目光。

上面寫著:

草食男禁。肉食女歡迎。

體育會的人果然豪爽啊!

日本流行草食男這個形容詞已經有好一陣子,大意就是對人溫柔體貼卻不會主動出擊、對於追求女生興趣不大但是品味好注重一個人生活的男性。我原本對此說法嗤之以鼻,認為大概是為自己找藉口、可以搞曖昧到天荒地老的行為做解釋吧。但是自從上次和一群慶應小弟出門之後,我不禁對草食男這件事大大地疑惑起來。

為什麼?因為他們雖然言行舉止還是青澀啦,但是比起美國男大生自以為是把白目當帥氣的樣子,這群日本男大生真是體貼過頭。

一,邀約女生出門一定先想好聚會地點。

話說之前聽說有男生邀姐姐出去一敘,談 "有關project的事",C青年不是不緊張地關注了好一會兒。我也自以為地怕人家誤會自己仍是待價而沽,於是請我的朋友一同出門。沒想到這只是更證明了哥哥姐姐的自作多情,人家來了一團,總共六個人一起去 "喝咖啡"。

好啦,這麼糗的故事不是重點,重點是事前我的同學問了我好幾次有沒有想去哪間店、是不是去哪裡吃個飯好、如果去渋谷O不OK。我的反應就是很隨性,本來想說車站一出來對面就有好幾間速食店,感覺很方便就可以解決,沒想到他為了約的地點反覆跟我確認了好幾封mail。等我們到了車站之後,我問他們結果要去哪,我的帥氣同學小弟就說:Miko知道一間不錯的店,他剛剛已經事先確認過了。

欸?我以為男大生都只懂Starbucks、麥當勞的耶,更何況又不是約會。

到了之後,果然是一家挺不錯的咖啡館,而且男生還很自然地說,這家店的咖啡用的是蒸餾的方式(之類啦,我有聽沒有懂),所以咖啡很香請妳們試試看。這種話是從二十歲的男生口中說出來的嗎?

二,一臉真誠、讚美源源不絕地送上來。

因為我們聚會主要是討論他們課堂上一個新的project,所以全程是以英文交談的。正事談了大概一個半小時後,大家就開始閒聊,講一些自己的經驗等等。因為我事前就很順地就跟他們說我日文很菜,所以當他們用日文講話時我隨口回了一句,誰啊你們在講誰,四個男生都一驚(而且很羞,因為他們是在偷偷說店員很可愛,哈哈哈,喜歡可愛女生這點總是全世界不變)。之後他們就發現我的朋友其實日文很好,於是不僅再也不敢在我們兩個女生面前講悄悄話、從此以後只要我們聽得懂就會一直稱讚我們。

這種對話不時的上演:

A君:欸,OO桑的日文好好喔,不管我們講什麼話都能了解耶。

B君:就是說啊。真的好溜喔。

A君:小米桑其實根本也聽得懂啊,你看她每次都知道我們在講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她都不講日文呢?

(我內心的OS:那是因為我講不出來啊!)

B君:就是說啊。(轉頭跟C君說)你看她們都完全聽得懂呢!

C君:(馬上附和)就是就是。

反正就是以非常自然的對話方式在稱讚女生,之後去飲み会的時候也是這樣,讓我其實很想大叫,你們夠了啦!這麼稱讚法讓我為自己其實無法開口說日文很羞愧耶!

三,絕對不問女生的年齡。

言談間我們總是會透露到曾經工作的事,所以有時候會扯到年齡。其中一位男大生就說,咦,我們可以問女生的年齡嗎?然後旁邊的三個男生馬上出聲應援,很認真的說,不行,絕對不行!那位小朋友馬上說,喔我沒有要問啦,我只是在問你們~ 來圓場。

真的要照顧到姐姐們的心情啊。

四,付錢不需要爽快的時候,至少找錢一定要爽快。

關於約會的時候到底男生該不該付錢這件事我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一群朋友出門自然是大家各付各的。因為每個人點的餐點可能不同,所以該付多少也是自由心證。我曾經在部落格或是朋友的言談間聽過那種已經 go Dutch 還硬是要跟女生計較那一塊兩塊的case,不止遜也完全沒了男人的氣勢。有一點格調的女孩子通常也是很要臉的,所以不會故意少付錢,但是人家就算少付、或者交由男生算該付多少,自己在那邊算那一點點錢的樣子,說真的還蠻輸的。

這次我們都付了剛好的金額,但是小弟們也很豪邁,連看也不看就到櫃台結帳,我也沒看到他們是怎麼分帳的,總之十分爽快。之後有次大家出去吃飯,女生多付了錢,男生找了錢,就把錢直接交給女生,請我們拿該找的錢,反正剩下的再給他。

就是說嘛,在這種不是約會所以不用幫女生付錢的時刻,至少不要跟我在那邊算那一塊兩塊、爽快點大方點也很有格局啊!

五,就算分別搭車,也要送女孩子到車站、而且要禮貌性地問她們回家方不方便。

在普通朋友的情況下,就算是在餐廳自行解散我也一點都不會驚訝。雖然我不確定他們是因為怕我們迷路呢還是也剛好順路,總之吃完飯後小弟們也很盡責地送我們到車站。送我們到車站也就算了,他還貼心地問了一句說,從這裡妳們回去沒問題嗎?

雖然就算有問題他們可能也懶得理我啦,不過有加問這麼一句就可以讓朋友覺得小地方有被照顧到,也是很體貼的啊。

 

因為不是約會,所以標準自然放寬很多。但是就因為只是一大群朋友出去,所以在一些小細節上有注意到就會讓女生覺得,嗯,這個男生還蠻有sense的。總之,跟他們碰面的時候都沒有出現一些十幾二十歲小男生可能會出現的對話,讓我大大地驚訝了一番。畢竟,美國男大生大概不出十句就會講到哪個女生身材好哪個PARTY讚、他又在哪裡(非法?)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大戰群雄,這些自以為很有男子氣概、但是女生其實一點都不在乎也不想聽的事啊。

我本來也想寫一下有關慶應男大生的穿著(sense as in the world of fashion ),不過樣本不夠所以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話說回來,慶應畢業的男生一向在日本社會上很有名,一來家世不錯,如果家裡非上流社會至少頭腦好,所以有某個調查曾把慶應男放在最受女性歡迎的第一名。嘖。

究竟日本男生是不是變草食了呢?目前我只覺得這些小弟被訓練的不錯(真是辛苦了身邊的女生啊)、以後應該在談情說愛界大有可為(說不定已經大為過了)。不過最近朋友說,她的日本朋友很正經地、完全就事論事地跟她說,嗯,日本男人百分之百會外遇/劈腿,聽到這麼驚人的闡述我暗自在想,要不是她朋友特別偏激,就是日本男人其實對精神/肉體外遇的界線比我們這些外國人模糊很多?

Oh well(聳肩),那不在本篇的討論範圍,而且也與我無關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a 的頭像
Christina

Christina 的說故事工作坊

Chri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401
  • 樣本不足呀

    這的確是難寫的題材

    但是期待ㄟ

  • 那你寫一篇商學院的SENSE吧!我也想看~

    Christina 於 2009/11/11 23:08 回覆

  • tina
  • 你的oh well好欠奏
  • 這叫灑脫好嗎

    Christina 於 2010/01/21 23:08 回覆

  • 悄悄話